筆神閣 > 玄幻小說 > 退下,讓朕來 > 271:蓬山此去無多路【求月票】

    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    匪寨規模不大,但也不小。筆言閣 biyange.com 更多好看小說

    上上下下攏共四百三十二人。

    不過少年一陣衝殺,這會兒只剩三百七十餘人。聚集在河尹附近的土匪,一部分是生活或所迫,不得不落草為寇的百姓,一部分是有些拳腳功夫,犯了事兒被通緝的遊俠,另一部分則是河尹本地豪強士族豢養的私屬部曲。

    聽起來很不可思議,但事實就是如此,盜匪是假,借着盜匪名頭,暗中操練兵力、積蓄武裝力量是真。人家又是當選手又是當裁判,剿匪能將他們剿乾淨才怪。

    沈棠不知道自己乾的是啥匪窩。

    一個字,淦就完事兒了!

    殺光他們的當家以及各位當家的心腹,再將反對的小嘍囉也處理掉,用雷霆手段震懾住剩下的土匪,再讓事先混進去的「氛圍組」嚎叫兩嗓子。在羊群效應的作用之下,剩下的土匪也會隨之應和,倘若還不生效——

    沈棠不介意再殺幾個。

    或者,全殺了!

    不能收編的土匪還有存在的意義嗎?

    沈棠提劍返回議事正廳,抬腳將屍首分離的大當家屍體往一側踢,自己坐那個位置。

    命令土匪將賬冊記錄呈遞上來。

    神色慵懶地隨意翻了翻,將賬冊往地上一摔,底下那群聳肩縮腦袋的土匪嚇得打了個冷顫——他們自認為有見識,多噁心的血腥場面都見過,但像少年這樣一言不合抹人脖子,腦袋被鮮血衝上天的,饒是從業多年的老土匪都被嚇得不敢吭聲。

    有些人將兇狠寫在了臉上,這種人往往不可怕,因為有心理準備。但有些人生得穠麗漂亮,上一息還笑眯眯跟你說話,下一息說拔劍就拔劍,說抹你脖子就抹你脖子,相較之下更讓人畏懼。因為誰也不知道這人何時發難暴起,何時動手索命——

    未知,陰晴不定,毫無規律。

    帶給人的恐懼是翻倍的。

    沈棠嗤笑:「三四百號人就幹這種營生?你們知道怎麼當土匪嗎?強佔一個山頭、屠殺幾支路過商隊,扣扣搜搜過日子,你們管這叫『土匪』?嘖,真丟了『土匪』的臉!」

    一眾土匪:「……」

    他們兇悍的臉上浮現幾分迷茫。

    土匪……

    不干殺人越貨的活兒,那幹什麼?

    土匪不就是這樣的?

    難不成還能玩出其他花樣?

    沈棠拔劍一指:「罷了罷了,我來教你們真正的土匪該是怎樣的,真土匪就該干土匪!撕碎他們、吞併他們、搶奪他們、殺了他們!就像我對你們做的!聽懂了嗎!」

    她說話的聲音並不大。

    但使用了文氣言靈技巧,卻能清晰傳遞到匪寨內部每一個土匪耳中。不待他們思索這話哪裏不對,沈棠冷笑着斬斷他們的後路:「誰要是沒聽懂——耳朵可以不要了!」

    濃郁到近乎能實質化的殺意壓得一眾土匪不敢大聲喘氣,更不敢說一個「不」字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們心悅誠服,單純是有個土匪遭不住,轉身拔腿就跑,結果還沒跑兩步,兩道徹骨冰寒從兩頰滑過,下一息,兩團沾血的肉塊掉了下來,沾上了地上的灰塵。

    天上何時下肉塊了?

    腦中浮現這一念頭,劇烈疼痛從耳部蔓延至全身!他嚎叫着!雙手捂住本該長着耳朵的地方,疼得在地上直打滾兒。粘稠溫熱的鮮血順着指縫淙淙流出,止不住!

    沈棠笑着問:「聽懂了嗎?」

    人群中,那位面孔陌生的「氛圍組」趁機會,扯着嗓子高喊:「大當家,聽懂了!」

相關:女帝直播攻略  大佬退休之後  未來之軍娘在上  四季暖情 聖手國醫 山海畫妖師 桃運大相師 兵王歸來 
語言選擇